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第三章


  读史穷经 远近推崇尊雅士
  临书作画 晨昏摹拟法名人
  
  说起山威先生,从前可不是这个样子。他父母婚后多年不育,直到四十二岁才生了山威这个无比宝贵的小子。自从有了他以后,父母将所有的爱和希望倾注在山威身上,自然是百般呵护,视如掌上明珠。
  小山威六岁时就聪颖过人,他父母便将他送到本镇一个私塾里去上学。说也奇怪,上学刚过一周,他就能把一部启蒙课本《三字经》从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开头到“戒之哉,宜勉力”结尾,熟练地一字不错也不漏地背诵出来。三个月以后,还能默写出来,经常得到塾师的夸奖。
  他在这位启蒙塾师的教导下,两年内读完了《千字文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昔时增广贤文》。
  他最喜欢的是《龙文鞭影》这本启蒙课本,因为它故事性很强,经老师讲解以后,他也将几百个掌故复述出来。
  当时的私塾,似乎有一部不成文法,那就是每天约有半个时辰练习书法,写字便是雷打不动的必修课。山威先生刚入学时,是蒙着“引本”写的。“引本”是红色印制的,大家管它叫“描红”,一般“描红”要练习一年左右的时间。天天写的是“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,楼台六七座,八九十枝花”。不到半年时间,山威便觉得厌烦,偷偷避着塾师脱手写在自己叠成方格子的纸上,后来老师发现了,不仅没有指责,还得到了老师的夸奖。
  山威在私塾里读了四年书,塾师虽然给他上过《论语》课,但是不讲解,因为塾师也只是一知半解,有时被长进正快的山威问得无言答对。塾师也自知不能满足山威的求知欲望,便建议他的父母将他转学到别的高名的私塾去学习,他父母也同意了。
  隔着一条界河的邻县,有一位满清遗老,学识渊博,书法和国画远近闻名,但他不教小学生,学生大多是十八九岁快成年的人。山威的父母人上托人,这位老学究才勉强答应接受。这才担囊负籍,跋涉三十余里,由他父亲送到了这所学堂。
  私塾里上课是一个一个学生单独讲。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、《古文观止》都是详细讲解,山威进步很快,得到了塾师“孺子可教也”的好评。
  山威先生在这里一共读了九年书,最大的收获是书法和国画,深得塾师的熏陶,正草隶篆样样皆精,山水画、花鸟画无不栩栩如生,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趋势,这也是他十四年来不间断练习的结果。到二十岁的时候,家里为他完了婚,这才离开了学堂。
  成了年,成了家,山威先生也成了名。早在几年前,他写的春联张贴在门口,引起不少人驻足观看,就连他的启蒙老师看了也啧啧称奇。现在学成归来,街坊邻里都把他看作心中的偶像,好象他就是知识的化身。大家再也不敢直呼其名,在山威之后,加上了“先生”二字,山威先生就是这样得名的。一时传扬开去,方圆二三十里范围里,都知道山威先生是个饱学之士,仰慕有加,真是名噪当时。乡里凡有重大庆典,都要请他出席。这年,族里的祠堂落成,祠堂里的匾额、对联都是他的翰墨,连族谱、辈分,全都出自山威先生之手,甚至有的人不远数十里前来求字求画。
  山威的家离滨城只有百十里路程,滨城是国内著名的都市,商贾云集,经济繁荣,许多商家闻名前来求取书写招牌,装点门面,市内有家翰墨斋的店铺,专卖字画及文房四宝,他也应邀为这家商店书写了几副吊屏,画了几副国画,他也得到了相应的报酬。
  “人怕出名猪怕壮”。山威先生名声在外,应酬多起来,乡里凡有红白喜事,甚至纠葛纷争,都要请他礼赞和调解,所接触的又都是乡村里有头有面的上层人物。东家除筵席招待外,还要端几盒鸦片招待,在当时人们眼中,似乎这是最高礼遇。起先,山威先生当作好玩,哪知日子一长,便不知不觉地上了瘾,从此以后一发不可收了。
  自从嗜烟成癖以后,山威先生变成了另一个人。意志消沉了,感情淡薄了,应酬拒绝了,书画陌生了。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想鸦片烟。”鸦片成了生命中最珍贵的部分,无异于一具行尸走肉。

创建时间:2018/4/12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一梦制作